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欢迎您!
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
您的位置:首页 > 短篇

随意的美

作者:txsm    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25

白小姐中特网 www.cr19.com.cn (来源:今晚报--中国作家网? ?作者:玄武)

多年以后,会记起这行程,只是一个破碎的瞬间,宛如左右我们,使生活突变的那一个个瞬间。在痛苦的时候,我会记起火车,那无助的漂泊感。总在夜间,黯淡的灯光下疲惫的面孔,眼睛闭着,不安的睡梦中,那些脸上显现挣扎,在倦极的无意识中失却尊严:斜歪的头,张开的嘴,口水细细地不断地延伸下去。车猛地一抖,人醒了,犹在梦中,继续沉入极度的困倦,带不安的惊醒入梦,成为梦的部分。烟草味与体味混杂,蒸腾,那漂泊的、肮脏的,气味。

突然就醒了。呆坐着,一阵后,心中莫名地快乐起来,忘却了对面铺上男人的脚臭,和猛烈的鼾声。我跟它们打了一夜的仗。

窗外已是葱然的绿。水泽多起来,车行似乎分外地缓慢,没停,一个站牌缓缓地闪过:炯炀河。水缠绵地绕来绕去,知道已是江南气象了。起初,水面微微波动,有如北地雨夜念起苍茫往事,或什么也不想;不知什么时候,迎面而来的水渐平如镜,水上升腾起若有若无的水汽。水面多不大,远山是映不见的,唯有那些房舍、水边的田、一两只野花,清晰地倒在水中,我每每看到转来的水,总是吃惊般盯着水面看,仿佛见到一个人,总是和另一个自己面对着面,而他不以为然。有一次我看到水面,有一个什么东西在动,又似乎不动。再看,是一只不知名的鸟儿,它吃得胖嘟嘟的,北地少见这么胖的鸟儿。飞得低,几贴着水面——它在飞么?我有些怀疑。只觉它永远在水中懒懒地扑着翅膀。

花、油菜花、黄油菜花,随车行无边无际地向前蔓延。油菜的绿色和黄色,仿佛在争夺着什么。这真是一种生命力强劲的花。它随处开着,并非只在田里。有时一小簇黄花,灿烂地开在水边;有时孤孤一枝,插在某家门口,怡然自得的样子。有睡眼惺忪的妇人端了夜壶正走出门口。我没看到她走。在记忆中她大概永远就是那样子了。她旁边的油菜花开着,她在门口。

两个小孩在田间的小路上走,八九岁的样子,一男一女。他们该是相伴去上学了。多年以后,他们间会不会发生一些故事呢。他们衣着光鲜,我想起这天是礼拜一。车又拐了弯,一个小男孩急匆匆自田埂往下跳,他大概是要迟到了。

有妇人在水边洗衣,看不到她们美丑。极小的鸭子在水中浮游,或者是鹅,我不大能分辨的。一座座村庄,随意地站着。那些树弱弱地随意站着。房舍不似北地的高大,树亦然,那么小又随便长的树,在北地是不可思议的。北地的树,多枝干张扬,或紧紧收敛,不像这样胡乱长很多叶子。有陡的小坡上,开斜斜的院门,院墙外,歪歪长一株桃树,像是被人随手插了一枝花,却那般繁茂?;ㄊ乔车姆酆?,或深的粉红,孤而柔媚。也有大树,如桂树,我向往已久的桂树,在书中见过其丰容。它在院落逼仄的空间中尽情地伸展枝叶,有一次,我看到一株桂树,主干紧紧挨着四周的房舍,竟似被围了起来,树冠遮住了四方的屋顶。

渐看到更多的事物。一只健大的牛对着几只鸡发呆;一只猫在村庄边缘的田野里,不知它是晨归,还是外出??醇鸪道?,吃惊地抬起一只前爪。田里有人做农活了。我把一个稻草人看作了农人。呵,他弯着腰呢。手里拿一根长竿,作惊吓什么的样子。想起这样的稻草人,北地一阵风就会将它揪到空中。

我喜爱这种随意的美,野逸,自得其乐。它是我生命中渴望的事物。但这些,只像是我曾做过的一个安宁的梦。少年时若遇见,而心有所知,我也许会带我的新娘,去这样的一个任何什么村庄度一段时光。多年以后记起它,也许它会慰藉我内心的疲倦。倦意涌上来,我躺下,入睡。醒来,记起那个叫炯炀河的地方。我曾真实地经历过它么?

上一篇:箫笛悠扬醉春风
下一篇:赤壁情缘
 
56| 363| 390| 553| 59| 265| 832| 929| 126| 130|